《医宗必读》法象药理探讨

时间:2017-07-30 20:25来源:www.020lunwen.com 作者:jingju 点击:
本文为中医学论文,笔者认为五味与五行、五脏多相配属,并根据药物五味的形成与五行之气相通的理论进一步解释药物相应性能功效。本文为药物的区别比较和临床用药规律等提供一定意义的
从《神农本草经》中载药365味以合周天之数以及灵芝、石脂各有青赤黄白黑5种;到金元医家张元素、李东垣等人系统地阐发“气味阴阳厚薄升降浮沉”“药类法象”等理论;乃至明清法象药理尤为盛行,各家著作众多,如李时珍《本草纲目》、李中梓《医宗必读》、张志聪《本草崇原》、黄元御《长沙药解》、徐灵胎《神农本草经百种录》等。
法象药理是历代医药学家依据传统象思维,结合已有的医药知识和实践经验,将中药外形、质地、颜色、气味、习性、生成环境等各种物态之象及属性特征,与天地自然和人相通应的象及属性规律特点相关联,以解释说明该药具有某类相应性能和功效的本草理论。尤其是明末著名医家李中梓《医宗必读》中第三、四卷《本草徵要》(载药400余种),对法象药理论述较多,令人颇多思考和启悟。
 
一、药性分阴阳

 

李中梓认为中药法象药理,包括中药的寒热属性、气味厚薄以及升降浮沉等皆可用阴阳来概括。李中梓从阴阳阐发中药药性寒热、气味厚薄、升降浮沉、质地润枯轻重及作用动静缓急,从五行、五色、时令探讨中药归经,从自然属性、形态特征、特殊现象、生成环境类推和联想药效,以取譬论药效,还用法象药理鉴别与择药。

 

1.药性寒热与阴阳中药的寒热属性是根据其作用于机体的寒热变化和效应得出的,虽然按程度的不同可分为大热、热、温、微温、寒、微寒、平以及凉、大寒等,但实质可归为寒热两种,与阴阳的基本概念及属性相应。故李氏认为人参“得阳和之气,能回元气于垂亡”;硫黄“秉纯阳之精,能补君火,可救颠危;乌须黑发,真可引年”;“附子退阴益阳,除寒湿之要药也”;龙胆“禀纯阴之气,但以荡涤肝胆之热为职”;黄连“禀天地清寒之气,直泻丙丁”;苦参“味苦性寒,纯阴之品,故理湿热有功。疮毒肠澼,皆湿蒸热瘀之愆,宜其咸主”等。

 

2.气味厚薄及升降浮沉早在《黄帝内经》(以下简称《内经》)就有关于药性气味厚薄的概况论述,如“阴味出下窍,阳气出上窍”,“味厚者为阴,薄为阴之阳;气厚者为阳,薄为阳之阴”和“辛甘发散为阳,酸苦涌泄为阴;咸味涌泄为阴,淡味渗泄为阳”等。金元张元素等医家进一步总结和阐发了气味厚薄和升降浮沉规律,对后世产生了重大影响。李氏受其影响,认为冬葵子“气味俱薄,淡滑为阳,故能利窍”,女贞子“气薄味厚,阴中之阴,降也”;细辛“味辛性温,禀升阳之气而为风剂,辛香开窍”,地榆“味苦而厚,沉而降,善主下焦血证兼去湿热”,水萍“轻浮,入肺经,发汗”,沉香“温而下沉,与命门相契”等。

 

3.质地润枯轻重及作用动静缓急中药质地偏润的药一般属阴,多有益阴或滋润作用,如当归、肉苁蓉虽性温,但质润,使用不当就会有滑肠之弊等。轻清之品走上,重浊之品趋下也有一定的规律性,如升麻“禀极清之气,升于九天,得阳气之全者也”,桔梗“为舟揖之剂,引诸药上至高之分以成功”;槟榔“坠诸气至于下极”,牛膝“引诸药下行甚捷。主用多在肾肝下部”。另外,药性偏动或走散的,多具有阳的特性;偏静守不动的则多属阴。李氏认为“干姜本辛,炮之则苦,守而不移,非若附子行而不止也”、延胡索“行血中气滞、气中血滞。走而不守,惟有瘀滞者宜之”;山药“性缓,非多用不效”,皂荚“性极尖利,无关不开,无坚不破”等。

 

二、五行与归经

 

按照五行及藏象学说,五味、五色乃至时令、方位等都与五行及人体脏腑结构和功能相属应,这些也是法象药理极其重要的说理依据之一。另外,在此基础上金元医家进一步提出归经理论,对后世临床用药产生重要影响。

 

1.五行与法象药理《内经》中包含大量有关法象药理的内容,如五气、五化、五脏、五体、五味、五臭、五色、五果、五畜、五果、五菜、五虫和对应的时令、方位等,这在其书中也多有体现如“枣为脾果,脾病宜食之”,“鸡为阳禽,属木为风”等。以中药五味为例,五味最先是指药物经口尝得出的自然滋味,各具不同的功效,并且同种滋味功效相近或有一定的规律性。如带有酸味的药物,大多能收涩和调理筋脉,甜味的药物多能充饥补益,咸味使人涌泄等。
发现五味与五行、五脏多相配属,并根据药物五味的形成与五行之气相通的理论进一步解释药物相应性能功效。如李氏认为木瓜“得东方之酸,故入厥阴治筋”,谷芽“味甘气和,具生化之性,故为消食健脾、开胃和中之要药”,贝母“辛宜归肺,苦宜归心,大抵心清气降,肺赖以宁,且润而化痰,故多功于西方也”,醋“入肝经”,食盐“咸走肾”等。

 

2.五色及形态、时令善于观察,注重从颜色、形态、时令、环境等与五行相属应的内容来论药也是法象药理的重要特征。如五行学说认为,五色与五行、五脏都有对应关系。这样一来,药物的颜色就和五行、五脏挂上了钩,于是按照法象药理,朱砂色赤,属火,可以益心养神;磁石色黑属水,可以补肾。
而药物的形态、时令、方位等也可以如此类推。如李氏书中丹参“色合丙丁,独入心家,专主血证”,白及“性收色白,合乎秋金,宜入相傅之经,以疗诸热之证”,玄参“色黑味苦,肾家要药。凡益精明目,退热除蒸,皆壮水之效也”,赤小豆“心之谷也。其性下行,入阴分,通小肠,治有形之病”,扁豆“色黄味甘,得乎中和,脾之谷也,能化清降浊,故有消暑之用”,麦门冬“禀秋令之微寒,得西方之正色,故清肺多功”等。

 

3.法象药物归经应用药物的形色气味等物态之性及属性,结合五行、脏象理论说明其作用的趋向性及规律。《内经》就有“五味所入”“五脏所喜”等。后世医家在此基础上,根据对药物各种物态之象的观察,结合五行之气特别是脏腑机能及药效反应,不断推衍和发展完善,形成了相对成熟的药物归经理论。如李氏认为海浮石“乃水沫结成,体质轻飘,肺之象也”,“蝎属木,色青,独入厥阴,为风家要药”,栀子“清太阴肺,轻飘而上达;泻三焦火,屈曲而下行”、沉香“芬芳之气,与脾胃相投;温而下沉,与命门相契”,紫菀“苦能下达,辛可益金,故吐血保肺,收为上品。虽入至高,善于下趋,使气化及于州都,小便自利”等。

 

三、类推和联想药效

 

1.其他属性、环境类推中药及其作用是复杂多样的。法象药理认为中药性能功效除了与阴阳五行等属性关系相应外,还与其他自然属性、形态特征以及生成环境等存在一定的联系。如李氏认为蜂蜜“采百花之英,合雨露之气酿成,其气清和,其味甘美,虚实寒热之证,无不相宜也”,人溺“服小便入胃,仍循旧路而出,故降火甚速”,琥珀“有下注之象,故利小便而行血”,茯神“抱根而生,有依守之义,故魂不守舍者,用以安神”,款冬花“雪积冰坚,款花偏艳,想见其纯阳之禀,故其主用皆辛温开豁也”等。

 

2.特殊性能现象观察根据中药习性、功能以及某些特有现象类推和联想药物功效,可为临床用药提供一定思路。如李氏认为雄蚕蛾“健于媾精,敏于生育,祈嗣者宜之”,虻虫“专啖牛马之血,仲景用以逐血,因其性而取用也”、大蒜“外涂皮肤,发泡作疼,则其入肠胃而搜刮,概可见矣”,“血见花蕊石即化为水”,山楂“煮老鸡肉硬,入山楂数粒即烂,则其消肉积之功可推矣”,三棱“昔有患癖死者,遗言开腹取视,得病块坚如石,文理五色,人谓异物,窃作刀柄,后以刀刈三棱,柄消成水,故治癖多用焉”等。

 

四、取譬以论药

 

根据天人相应观点,天地自然与人类社会具有一定的关联性。因此,法象药理认为,作为自然界的药物虽然与社会现象看似无必然联系,但其中的部分道理或规律是相通的。如李氏就常用各种恰当的比喻来描述药物性能及其用药思想。如把葳蕤“譬诸盛德之人”,山药“比之金玉君子”,草果“气猛而浊,如仲由未见孔子时气象”;说青皮“性颇猛锐,不宜多用,如人年少壮,未免躁暴;及长大而为橘皮,如人至老年,烈性渐减;经久而为陈皮,则多历寒暑而躁气全消也”,商陆“行水有排山倒岳之势。胃弱者痛禁”,枳实“破积有雷厉风行之势,泻痰有冲墙倒壁之威”,“气弱者忌之”,龙胆“大苦大寒,譬之严冬,黯淡惨肃,冰凌盈谷,万卉凋残,人身之中,讵可令此气常行乎”等。这样形象说理,让人易于理解和记忆深刻。
 
五、用于鉴别与择药

 

法象药理不仅用于药物各种生效原因及机理的探析和解释,而且还为药物的区别比较和临床用药规律等提供一定意义的启发和思考。如历史认为砂糖“红、白二种,皆蔗汁煎成。功用相仿,和血乃红者独长”;黄芩“轻飘者上行,坚重者下降,不可不别也”;“龟鹿皆永年,龟首藏向腹,能通任脉,取下甲以补肾补血,皆阴也;鹿鼻反向尾,能通督脉,取上角以补火补气,皆阳也”;“鳖色青,主治皆肝证;龟色黑,主治皆肾证,同归补阴,实有区别”;“肉桂在下,主治下焦;桂心在中,主治中焦;桂枝在上,主治上焦。此本乎天者亲上,本乎地者亲下之道也”;“松叶有功于皮毛,松节有功于肢节,各从其类也”等。
综上,李中梓《医宗必读》所述法象药理,揭示了中药性能及作用规律,对临床用药具有重要的指导价值;但个别药物论述难免带有历史局限和主观偏见,望慧眼取舍。

 

参考文献(略)
医学论文网提供医学职称论文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医学论文网联系方式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