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方常用味药物在《外台秘要》中的用量规律研究

时间:2015-07-25 12:24来源:www.020lunwen.com 作者:liyang 点击:
本文为医学论文,主要论述了仲景调整服量的方法内容丰富、内涵深刻,是仲景辨证施治全过程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反映出以快速祛邪为目的而
综述一中医学在魏晋至隋唐时期发展的社会背景概述
 
1 晋至隋唐时期社会安定与动荡的交替对医学的影响
1.1魏晋南北朝时期
魏晋南北朝时期,战乱频繁,从汉末建安元年,经历了三国、两晋、十六国、南朝和北朝众多政权的更迭,至隋文帝,约四个世纪。在此漫长的历史阶段中,除了西晋有过短暂的统一之外,我国长期处于南北方分裂的状态,战乱和分裂成为了中国社会的主旋律。
由于经济文化遭到严重的破坏,及南北方对峙导致政治上不稳定,中医学的发展受到了严重的影响。范行准在《中国医学史略》中反映了当时医学的萎弱和局限,将当时医家分为门闽的医家和山林的医家。
魏晋南北朝时期,尽管医学处于不利的历史条件下发展,但仍以其独特的姿态向前发展,在我国医学史上起到了继住开来的作用。许多医家著书立说,尤其是方书大量涌现,学术上能突破传统框架、重视临床实效、注重师承家传。其医籍原本虽多散佚无存,但后世大集成书中仍多残存,可知一脉源流,影响于后世者亦甚大。这一历史时期中医家们在临床、养生、科学方法等方面作出的贡献,为后世医学的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1.2隋唐时期
唐代的医学发展不仅内容丰富,而且气度恢弘,承载着医学历史的宗绪,开启了后世研究之门,统一安定的政治局面,三教并尊的学术思想氛围,对此期医学的发展产生了重大的影响。这段时期是一段经济繁荣昌盛,文化事业发达,典籍图书丰富的时期,历代之书籍,莫厄于秦,莫富于隋、唐。但是,在唐玄宗天宝十四年(755年),爆发了震惊全国的安史之乱,这场战争长达八年之久,席卷了唐帝国的北部区域,之后的唐王朝一蹶不振,步入了社会动荡的时期,此后虽有过短暂的中兴气象,但终究未能重现辉煌。明朝胡应麟将其评为十厄之一,唐开元之盛极矣,俄顷悉灰于安史。尽管医学发展是人类的永恒需求,但动荡的局面必然影响对临床经验的总结及其理论层面的提高,以致唐代后期再没有类似《备急千金要方》、《外台秘要》这样大型的著作出现。安史之乱对我国图书文献事业,特别是北方图书文献造成了严重的损失,而南方图书文献事业则出现了蓬勃发展的势头,该时期南方私家藏书大幅发展,民间书院不断兴起,这样保存了丰富的图书文献资料,推动了南方学术文化事业的进步。
 
综述二对《外台秘要》的研究概述及汉代至唐代医药度量衡的硏究概述。
 
1 对《外台秘要》的历史评价
《新唐书》将《外台秘要》称作世宝,历代不少医家认为不观《外台》方,不读《千金》论,则医所见不广,用药不神,足见该书在医学界地位之高,其卓著的功绩是不言而喻的。那么,《外合秘要》究竟是本什么样的书,在中医学发展史上有什么贡献其编纂者王潦又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
王潦(约公元670年至755年),唐代映西省郿县人,王焘出身官宦世家,曾做过徐州司马,并七登南宫,再拜东掖,便繁台阁二十余年。王煮虽然不是一个职业医生,但他精通于对医学著作的整理编撰,正如宋代校正医书的儒医孙兆在《校正外台秘要方卷序》中说:王氏为儒者,医道虽未及孙思邈,然而釆取诸家之方,颇得其要者,亦崔氏、孟诜之流也。王煮在《外台秘要方序》中提到他久知弘文馆图籍方书等,长期管理过当时的国家图书馆一弘文馆,因而有机会广泛阅读魏晋、南北朝、隋、唐以来的大量医学书籍,搜集了大量的医学资料。王煮不存个人偏见,博釆众家之长,宋人称其上自神农,下及唐世,无不釆摭徐大椿《医学源流论》指出:唐王煮《外台》一书,则纂集自汉以来诸方,汇萃成书,而历代之方于焉大备。但其人本非专家之学,故无所审择,以为指归,乃医方之类书也。然唐以前之方赖此书以存,其功亦不可泯。他本人秉承损众贤之砂砾,掇群才之翠羽的编著原则,花费数十年的时间进行整理和研究,于唐天宝十一年(752年编成《外台秘要》一书。
《外台秘要》旁征博引,全面汇集和整理了先秦、两汉、魏晋南北朝、隋代至唐初的大批医学典籍,文献的时间跨度非常大,有相当重要的文献学价值,该书反映了这一时期医疗的发展水平,代表这个时期的医学成就。由于隋唐以前的医药文献流传至今的不多,因此,人们对于隋唐以前的医学流派不是很清楚。《外台秘要》中保存了大量佚文,成为考证这些医家传承关系的重要资料。另外,通过对《外台秘要》所引录方书中药物剂量、服量等情况进行研究,与该方书成书对应年代的度量衡相互佐证,可以对隋唐以前中医药度量衡情况有更加深刻的了解。《外台秘要》所载文献共有九十佘种,除去名异实同者,约71种。其所引古籍主要有两种情况:一为直接引用,一为尾注同书(即在引用条文的末尾注明某些书记载有相同的内容)。下面对《外台秘要》所引之秦汉时期、魏晋南北朝时期、隋唐时期的主要文献进行分析。
 
第一部分 中药在《外台秘要》中的用量研究
1 研究对象与研究内容.......................29
2  研究目的.......................29
2.1 描绘经方常用味药物在《外台秘要》汤剂中的临床用量...............29
2.2  总结魏晋至隋唐医家临床用药的剂量规律以及剂量控制策略.........30
3  研究方法.......................30
3.1 录入标准......................30
3.2 数据处理......................31
4 研究结果......................31
4.1 概述......................31
4.2 50味药总论......................32
4.3 单味药各论......................50
4.4 小结............................72
5  以细辛为例对《外台秘要》中有毒药物用量的讨论...............72
6  结论...........................75
第二部分《外台秘要》中部分汤剂全方量的研究.......................78
1  研究目的.......................78
2 研究内容与研究方法.......................78
3 研究结果.......................79
4 分析与探讨.......................84
4.1 全方药量的分析.......................84
4.2 药味数的分析.......................84
4.3 加水量的分析.......................85
4.4 全方量与药味数之比的分析.......................86
4.5 加水量与全方量之比的分析.......................86
5 结论.......................87
5.1《外台秘要》中多数汤剂方精量足、水药比例科学合理,证实了经方本原剂量1两为现代13.8g。........87
5.2《外台秘要》中汤剂存在大、小方并存的现象.......................84
第三部分《外台秘要》中煮散方的研究..........................89
1 研究目的......................................89
2 研究内容与研究方法..........................89
2.1 煮散的源流..........................89
2.2 煮散的定义..........................89
2.3 全方药量和每次煮药的生药量........................90
2.4 服量与服法..........................91
2.5  煮散方涉及到的剂量单位..........................91
3 研究结果..........................92
3.1 煮散方服量的研究结果..........................92
3.2 煮散剂与病症的相关性研究..........................93
4  分析..........................95
4.1 每次煮药量的分析..........................95
4.2 加水量的分析..........................95
4.3 每服量的分析..........................96
4.4 去滓或不去滓服用..........................96
4.5 适应病症的分析..........................96
4.6 煮散方中应用矿石介类药物的分析..........................97
5 探讨..........................98
5.1 《外台秘要》煮散方调整服用次数的若干方法..........................98
5.2 中医药发展的重要时期中药剂型的转换对经方本原剂量传承产生重大影响............99
 
讨论

《伤寒例》中说:凡作汤药,不可避晨夜,觉病须臾,即宜便治,不等早晚,则易愈矣。若或差迟,病即传变,虽欲除治,必难为力。服药不如方法,纵意违师,不须治之。治疗不分早晚,特别为防止疾病发生传变,应釆用日夜连服,不避晨夜,使药力持续不断,更好发挥药效。《伤寒论》中黄连汤采用昼三夜二的服法,使药力持久,有利于交通阴阳,调理脾胃。麦门冬汤的服法为曰三夜一,有利于清养肺胃,以资化源,使津液得续。用桂枝汤治疗外感病病情较重时,也采用曰夜连服之法,若病重者,一曰一夜服,周时观之,以接续药力,连续作用祛邪外出。
 
结论
 
《伤寒杂病论》为方书之袓,若运用得当,往往疗效极佳,历代医家多所尊崇。现代对经方的研究虽然深入,然而有一个对疗效有重要影响的因素一服法,常被忽略。清,徐灵胎说:方虽中病,而服之不得其法,非特无功,反而有害。
本文通过对《伤寒杂病论》和《外台秘要》汤剂服法的研究,探讨东汉至唐代医家对服法的要求,以及控制服量的不同方法,并挖掘其中的科学道理。
《伤寒杂病论》中服量记载明确的汤剂共181方,而《外台秘要》1238首汤剂中,有14首方剂对服法记载不明确,综合两书记载明确的服法共有九种情况,有曰一服、曰二服、日三服、日四服、日五服、日六服、日七服、顿服、频服。
曰二服、日三服即一剂药每曰分二次或三次在固定时间服用。曰二服、曰三服的方法在纳入研究的方剂中占多数,曰二服为早晚分服,曰三服为早午晚分服。曰二服和曰三服还有非固定时间和非固定服量的情况。如大建中汤分温再服,如一炊顷,可饮粥二升,后更服;大黄附子汤分温三服……服后如人行四五里,进(后)一服;麻黄连轺赤小豆汤,三服药半曰服尽;麻黄升麻汤,分温三服,相去如炊三斗米顷,令尽。这四首方剂服法的共同点就是在不足半天的时间内,将二服或三服药全部服完,意在使药力集中,连续作用,以祛邪外出。另外,有三首方剂属于日二服或日三服非固定服量的情况。大半夏汤,煮取二升半,温服一升,余分再服,初服量大(1升)以专其降逆之力;后分服量少(7.5合)以续其缓取之功。乌头桂枝汤釆用小剂量递增的服法,得一升后,初服二合,不知,即服三合,又不知,复加至五合。这种服法既能治病,又能防止药物中毒。乌头汤中主药乌头用量较大(五枚),为确保安全,煮取药液不到2升,初服仅7合,不知,尽服之。若患者服药后无不良反应,说明当前剂量是安全的。在这种情况下,即可加大第二次服量到1.3升。乌头汤与乌头桂枝汤的服法虽然不同,然有异曲同工之妙。
综上所述,仲景调整服量的方法内容丰富、内涵深刻,是仲景辨证施治全过程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反映出以快速祛邪为目的而又重视正气的学术思想,值得重视与研究。
参考文献(略)
医学论文网提供医学职称论文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医学论文网联系方式
推荐内容